日落西山红霞飞
发布日期:2019-05-22  【关闭


——记金湖县塔集镇小桥村五老 曹福昌

     提起曹福昌,在我们小桥村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当地名人。人们号称他为“大总管”。不仅因为他在村部做总务工作时间长,而在于他热心公益,特别是关心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。且乐此不彼,无怨无悔。

童年时的他兄弟姐妹多,家庭非常困难、生活十分拮据。青少年时因生活所迫小学三年级就辍学。在生产队捉过卵块,拾过猪粪,放过牛,酿过酒、开过机。艰苦的生活环境,丰富的人生阅历,使他养成了艰苦朴素、吃苦耐劳、助人为乐、勇往直前的优秀品德。

而今76岁的他,做关爱工作已有15年之多。十几年来,他为困难家庭,留守儿童,弱势群体做了许多平凡而伟大的工作。人们称他是“不是亲人的亲人,并非家长的家长。”

2005年,小桥村7组卢进东同学在横桥小学上三年级,其父母到浙江打工。卢进东靠爷爷奶奶生活。当年三月,他的爷爷突发脑梗住进了中医院,其奶奶要服侍爷爷,卢进东的生活没有了着落。而卢进东的爷爷、爸爸都是单传。奶奶又不愿把爷爷生病的事告诉儿子媳妇,怕他们担心。可卢进东的生活怎么办,奶奶十分焦急。就在这时曹福昌伸出了援助之手,担当起代理家长。在卢进东爷爷住院看病的八天时间里,曹福昌把卢进东安顿在自己家里,管吃管睡,按时接送上学,且风雨无阻,从而使卢进东一天也没落学。爷爷出院后,其奶奶买了一箱牛奶,带了二百元到曹福昌家感谢。而曹福昌婉言谢绝,使卢进东奶奶差点要向他下跪。

日历翻到2008年,曹福昌家左右邻居有两三个小孩,其父母都外出打工,小孩靠爷爷奶奶生活。由于爷爷奶奶们文化水平低,辅导不了小孩的作业,又由于隔代也管不了小孩。因为作业不能按时完成,学校老师经常打电话,叫代理家长到学校。爷爷奶奶为此十分苦恼。叫儿女们把小孩带在身边上学条件不具备,留在自己身边又管不了。曹福昌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。他恨自己只有三年级水平,也没法辅导小孩。可他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趁自己孙儿媳妇在家做月子,就同孙儿媳妇商量,晚上放学把这几个小孩安顿在自己家中做作业,由孙儿媳妇帮助辅导。孙儿媳妇满月要去县城,这几个小孩又成了断了线的风筝,一切回到了从前。爷爷奶奶们一筹莫展。这样曹福昌又帮助想出了两招:一是对这几个小孩进行思想教育,给他们讲学习的重要性,讲述父母在外打工的艰辛,要求他们上课要专心听讲;二是教育他们遇到难题相互讨论,再有不会的题目就来找他。他用遥控的方法给孙子或老师打电话,帮助解决。孙子被他烦急了,就抱怨他,图什么,关你何事。他的回答是:“因为我不识字,又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邻居,还因为你是我孙子,更因为他们同你的大儿子一样大,要不然我找你干嘛!”

2012年,小桥村四联组吕礼学同学父母离婚,母亲改嫁。父亲到辽宁打工,虽说是打工却被人骗去搞传销,结果把自己父母的养老钱以及亲戚的积蓄几乎都骗光,回不了家乡,见不了爹娘。吕礼学指望不上父母,只好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,而她的爷爷身体又不好,家庭经济十分困难,连吕礼学的学习用品都难以供给。此时正逢学校订校服。虽然学校没作硬性要求,但是看到别的小孩都穿上统一的校服,吕礼学只好低着头,躲在教室不敢出门,内心无比沮丧。一个星期五的早上,学校开运动会,所有的同学都穿校服参加开幕式。吕礼学没有去上学,因为自己没订校服。爷爷奶奶知道后,眼泪往自己肚里咽。曹福昌知道这个情况后,怀揣儿子给他买香烟的200元悄悄来到学校,不仅为吕梓晗订购了校服,还帮助她解决了免费乘坐校车的问题。

曹福昌担任小桥村校外辅导站的兼职图书管理员,他看到有那么多好书无人问津,心里非常难过。心想,古人无书抄书读,而今有书无人读,太可惜了。于是他利用节假日,把附近的一些小孩招集到辅导站来读书。而对于距辅导站较远的小孩或喜爱读书的同学,老人还能亲自上门服务。平日里,看到曹福昌骑车上街,电动车后面总坐着一个人。这个人并不是他的家人,大都是那些不会骑车又要外出办事的老人。其次,左右邻居家有个事需要帮忙,总能看见他的身影。

雷锋同志说过“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,而不做坏事。”可以这么说,曹福昌同志就是我们小桥村的老“雷锋”,是弱势群体的贴心人,是“五老”中的杰出代表。他一个平凡的人,有着一颗善良的心。却做出了许多平凡而伟大的事。他的心胸像高邮湖一样宽广,他的心灵像荷花一样洁美,他的脊梁像淮河大堆一样坚挺。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,可他却是日落西山红霞飞。